图书及音像资料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期刊目录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 
首页 > 地方文化 >
  地方文化

许由巢父故事镜


2016-03-23 16:34:0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\  

1985年在我市合涧乡东山底村发现一座古墓。市(当时为县)文管所三位考古人员赶到现场调查。墓室平面呈方形,为四角攒尖顶,墓室周壁彩绘仿木结构,色彩斑斓,五光十色。墓中出土有钧瓷罐、黑釉小罐及一面青铜镜。墓中未发现断代墓志和其它有文字的记载,考古人员从墓葬形制、彩绘风格、器物特征推断,墓葬年代为元代。出土遗物中许由、巣父故事青铜镜的华美艺术,不仅令鉴赏者为之瞠目,更是林虑隐逸文化的一件厚重载体。
这面青铜镜,素宽缘。直径为18.3厘米,边厚0.8厘米。圆形,圆钮。钮上方装饰山栾、流云。钮左侧一大树,树干粗壮,上部弯曲,树冠硕大。钮下方河边右侧屈蹲一着宽袍大袖者,面部侧视左方,左臂下垂扶膝、右手抬至耳部。左侧站立一牵牛者,面向右侧屈蹲者言语且正欲牵牛离去。钮右侧为陡峭的山岩。画面的绝大部分为祥云缭绕,云纹细密,高低起伏,立体感强。河滩上鲜花盛开,绿草成茵,高浮雕的制作手法使图案更显得生动活泼、气势宏伟,是一幅在镜子中出现最好的山水画。逼真、细腻的人物刻划,仿佛使人听到画中人的对话。
许由、巢父是传说中唐尧时代有名的隐士,并且他俩还是很好的朋友。关于他们的故事流传很广,在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、《史记·伯夷列传》、汉·蔡邕《琴操·河间杂歌·箕山操》、魏·嵇康《高士传》、晋·皇甫谧《高士传》、唐·欧阳询《艺文类聚·隐逸上》等都有记载,所述内容有所不同。晋人皇甫谧《高士传》中为其二人立传,记述较为详细。巢父,已不知其姓名,隐居在山中,不谋求世俗的利益,年老之后,在树上筑巢并能安然沉睡,所以时人都称他为“巢父”。许由,字武仲,阳城槐里人,“为人据义履方,邪席不坐,邪膳不食”。尧听说后,决定禅让帝位给许由,便亲自去拜访他,说明禅让天下的理由。但许由不愿接受,便逃遁到中岳嵩山附近的箕山脚下,颍水之滨居住。尧见许由不愿接受禅让,又派人来请他做九州的长官。许由听了这话后,认为玷污了自己的耳朵,就跑到颍河边用水洗耳。恰巧这时,巢父牵着一头牛准备给牛饮水,看到此情感到奇怪,问其缘故。许由说:“尧欲召我为九州长,恶闻其声,是故洗耳。”巢父听罢指责许由:“子若处高岸深谷,人道不通,谁能见之?子故浮游欲闻(招摇过市),求其名誉(沽名钓誉),污我犊口。”为了不让许由洗耳之水沾染牛口,巢父就牵着牛到上游饮水去了。许由洗耳,巢父饮牛在古代诗文中多用于隐居不仕的典故。这面铜镜表现的人物正是取材于这段故事的后半部。山峦树木象征着深山老林隐士隐居的环境,许由洗耳的另一说是在山西洪洞九箕山下,那里也有许由洗耳泉和巢父弃瓢地遗址。
许由巢父故事铜镜最早出现于唐代,特别是在宋、辽、金时期流播甚广,至元代衰落。此类镜的兴起、流播地域分布特征,有着特定的文化背景与时代动因,是当时唐宋文化高度繁荣发达、社会隐逸之风炽盛及契丹(辽)、女真(金)政权入主中原后承袭唐宋文化而高度“汉化”的产物。
从考古资料看,元代出土青铜镜数量相对其它朝代较少。形制仍多延用宋金流行的那种菱花边形式,但纹饰已渐趋粗略简陋。而此镜古朴典雅,制作精良,抓住许由洗耳,巢父牵牛张嘴问话这一瞬间,把这一传说生动的展现在世人眼前。由于采用了高浮雕的技法,画面高低起伏,立体感极强,起到了很好的装饰效果。
2011年,元代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在台北合璧展出,成为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盛事。元代绘画艺术在继承唐、五代、宋绘画传统的基础上有进一步的发展,其显著特点是人物画相对减少,山水、枯木竹石、梅、兰等画成为主要题材。在绘画艺术上强调要有“古意”和“士气”,摒弃南宋画院体比较工致一路的画风,主张师法唐、五代和北宋绘画传统,把形似放在次要地位,以貌求神,以简逸为上,重视绘画创作中主观意兴的抒发,即把自然景物当做抒发画家主观思想情趣的一种手段。这与宋画对于自然景物的刻意求工求似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元代国运虽然较短,但却是名家辈出的时代。在绘画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斐然可观。特别是水墨山水萧散苍秀,笔墨洒脱,境界高旷。这面许由、巢父铜镜背面装饰的山水画风,深受荆浩“大山大水”全景式画法的影响,更具范宽“峰峦浑厚,势状雄强”的险峻气势。
许由、巢父是古人追慕最早的两位隐士。在道家“七十二洞天,三十六福地”的道家名山中,林虑也以古代隐逸文化独具风流。著名隐士有周代卢子綦、先秦乔璋兄弟、汉代夏馥、晋代庚衮、北朝僧达与昙迁、五代荆浩、金代王庭筠、元代李志方等,他们追求诗书琴音,愉悦于山水之间,淡泊名利,或过着农耕田园生活,或结庐于山林之中,并由此形成了林虑山隐逸文化。王庭筠被称为金代“书圣”。而他的“黄华墨灶知名寺,荆浩关仝得意山”诗文,深受明代著名文学家袁宏道推崇,诗中赞颂的荆浩,隐居洪谷山,创立“大山大水大树”的全景画派,被后世尊为北方山水画 “鼻祖”。隐士们以其杰出的艺术才华,将林虑山中国传统文化推向了极致。
贾岛《题隐者居》:“虽有柴门长不关,片云孤木伴身闲。犹嫌住久人知处,见拟移家更上山。”林虑山的这些隐士,超然尘世之外,不求名利,关心民生疾苦,在政治上有自己的见解,文学或哲理上有自己的建树,他们的民族气节永远为人们所敬仰。他们出污泥而不染的美德,给正义凛然之士树立了典范。他们的为人处世堪称林虑山的脊梁,他们的言行体现了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精神。
古人云:“标榜隐逸之士,有息贪立儒之功效”。特别是当今拜金主义沉渣泛起,举世反贪倡廉之时,研究古代隐士的清高风范,淡泊美德,有益于世风之淳朴,至少可以为贪得无厌和追求奢靡之风者提供一面历史镜子。  (张振海 市文广新局)

 

上一篇:盘阳古城
下一篇:金代白釉黑花婴戏纹瓷枕

 

林州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32345号-1

豫公网安备 41058102000131号

地址:林州市林虑大道西段  电话:0372-61270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