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及音像资料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期刊目录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 
首页 > 地方文化 >
  地方文化

郭巨故里三孝村


2016-08-10 16:45:0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 
    从市区北行7公里,为洹河源头之一双泉河,河边即郭巨故里——三孝村。
  三孝村由北孝、南孝和西孝三个自然村组成。从三孝村逆河而上,便到洹河的一个源头,即双泉河。所有山泉汇聚在一起向下而流,形成洹河的水源。此处的生态保存也较为完好,绿草丛生,水流不断。向下形成了河道,水流湍急,咚咚作响。三孝村原名埋子庄,由郭巨在此埋子而得名,后改为三孝村。这与一些地方志的记载相吻合。《重修林县志》记载:双泉水就是三孝河,“双泉皆出鲁班门东北,俗称埋子庄前后河”。
  进入村庄后,你会发现古朴的村落里纯净自然的美。三个自然村同处公路西侧,双泉河将南孝、北孝和西孝隔开,双泉河内有小股潺潺而流的清澈河水,白墙黑瓦的民房掩映在绿树丛中,如一幅美丽的山居图。
  沿着双泉河岸来到西孝村东头,这里有保存完好的郭巨券楼,此券楼建于明代万历年间,下层石基高丈余,中有门洞,曾是人、畜、车辆出入该村的必经之路。券门上嵌有一块条形青石,上刻 “郭巨故乡”四个大字。楼上层为三间楼阁,硬山顶。西面下部两侧有近代人用水泥砌筑的踏道,中间置一方形过顶,外修栏杆。上层前檐每间安装四格扇门,檐部装有斗拱。
  村民指认说券楼南侧是郭巨故居遗址,据传这里在郭巨过世后成为一片空地,历朝历代的老百姓都将这里视为“圣地”。既没有人占这块儿地方建造房屋,也没有人在这里种粮种菜。
  券楼东300米处的洹河岸边就是郭巨埋儿处,村中的老人都能指出郭巨埋儿的具体位置。村中老人回忆,北孝村东头曾建有郭巨庙。该庙建于元成宗大德年间(即公元1297年至1307年),庙门向西,周围有庙院,院内有正殿三间,坐北朝南。1958年,当地扩修公路时,郭巨庙被拆掉。
  在郭巨券楼庙内有四块碑,《埋子以创立观音堂记》和《重修观音堂碑记》就是其中的代表。前者是明万历年间所镌刻,由于年代久远,字迹已模糊不清。但“埋子创立观音堂记”几个大字,犹清晰可见。后者为民国六年重修观音堂所立,其碑文如下:自古福善祸淫者,天之道。好善恶恶者,人之情。敝村旧有观音堂一所,创制于明朝万历,顷刻告竣,非神力曷可臻此,又因碑形狭小,户口繁多,故另刻此石以志之。
  郭巨,字文举,东汉隆虑(今林州市)人。以“埋子孝母”而闻名,为元代郭居敬编修的“二十四孝”之一。《林县志》记载:郭巨因家贫给人帮佣度日,生活十分艰难,郭巨有一老母和一子,老母疼爱孙子,有饭舍不得吃,都留给孙子。郭巨对妻子说:“本来能让母亲吃上饭就难,再有儿子分她的饭食,老人恐怕就会饿死了。”夫妻为孝敬老人忍痛抱着孩子来到野外,准备挖土埋掉儿子。谁知挖到三尺多深,竟挖出一罐子黄金。郭巨抱着孩子和一罐黄金回了家。从此一家人不再为衣食发愁,而且郭巨的孝名也传遍了天下。
  关于孝行的画像最早见于山东嘉祥武梁祠,在其线刻画中有舜、老莱子等孝子形象。在登封东汉熹平四年(公元175年)启母阙上也有“郭巨埋儿”画像刻石。其后又发现洛阳北魏宁懋石室和孝子石棺上也有此类故事线刻画,其中有舜、郭巨、董永、老莱子、眉间尺、闵子骞、丁兰、陆绩、孟宗、孝孙原谷、蔡顺等的线刻画。至宋金时期,孝行图大量出现在这时期的墓葬雕砖或绘画中,并已形成24幅。在林州已发现宋金时期的11座有彩绘砖雕或绘画孝行图的墓葬中,除3座因残损不全或未报道外,其余7座二十四孝行图可分为4种组合,多与山西晋东南同时期墓葬孝行组合相同。
  郭巨埋儿故事见于晋朝干宝所著《搜神记》中,也是最为常见的孝道题材。汉代刘向《孝子传·郭巨》、宋躬《孝子传》亦有载。敦煌遗书中附有孝子事迹的《父母恩重经》载有“郭巨至孝,天赐黄金”之句。另有多件写本单独记其事,较刘向所记稍详,但基本一致。敦煌《孝子传》(乙卷)序诗云:“郭巨专行孝养心,时年饥险苦来侵,每被孩子夺母食,生埋天感似(赐)黄金。”至宋代林同又撰《孝诗》。
  西汉时期,中国还没有科举制度,选拨人才主要依靠官吏的举荐,汉代统治者推崇董仲舒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思想,“孝悌”观念一直是儒家论理道德的核心。所以,汉代把“举孝廉”作为进入仕途做官的主要途径。作为历代统治者也把提倡孝道作为立身教民之本,安邦治国之基,不断旌表褒奖,孝子大量宣扬。所以统治者利用各种表现方法,将“孝”的宣传发挥到了极致。汉画中这些孝的故事往往多有些极端的例子。
  郭巨只是汉代的一个小人物,而且家贫无依,但他的行为正与汉代提倡“孝为先”的思想暗合,所以受到世人的推崇。但“郭巨埋儿”宣扬的也是一种极端的“孝行”表现,似与春秋宋国“穿井得一人”讹传有异曲同工之嫌。历代鸿儒多有评判。民国《重修林县志.杂记》云:“郭巨事出《搜神记》,小说家言,未足据为典要。”明张应登在为《祭郭孝子墓记》碑文中认为“埋儿奉母”的孝行有悖人之常情。清代袁枚在《随园集》中《郭巨论》中极辩埋儿之非。鲁迅在读了《二十四孝图》之后,不无讽刺地说道,不仅他自己打消了当孝子的念头,而且也害怕父亲当孝子。 (张振海/文 路万荣/图)
 
 

 

上一篇:金代白釉黑花婴戏纹瓷枕
下一篇: 杨耳庄望京楼

 

林州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32345号-1

豫公网安备 41058102000131号

地址:林州市林虑大道西段  电话:0372-61270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