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及音像资料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期刊目录信息查询
查询类型:
查询内容:
 
首页 > 地方文化 >
  地方文化

沉醉于洪谷子的诗意田园


2017-04-18 10:23:00   来源:林州市新闻中心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李晓军
 

    走进洪谷山,想起洪谷子,沉醉于洪谷子的诗意田园。
  时光反转,穿越千年。沿着蜿蜒幽静的山路,顺着潺潺的流水,烟花迷蒙,薄雾轻绕,松林深处,洪谷子——北方山水画派之祖荆浩从衰落的唐帝国走来,带着晚唐五代的落魄,携着盛世遗留给文人的自负浪漫,怀着对喧嚣尘世的厌倦,孤身一人,风尘仆仆,跌跌撞撞,徒步而来。是洪谷山雄浑连绵、奇峰罗列、飞瀑叠翠的如画美景迷惑了老人眼睛,还是松涛声声、流水哗哗、飞鸟啾啾的天籁之音扣动了老人心弦?抑或深谷的僻静寂静幽静让老人的灵魂得到了平静?总之,在这里,这位早已享誉朝廷名震京城的画师停下了脚步,而且作出了注定创造山水画历史的决定,终此一生的留下来,出世,再也不回那纷乱的世界。
  晨曦初照,自然醒来,洪谷大师伸腰耸背,深吸清风,缓步溪畔,捧一窝泉水,轻贴脸庞,让手脸在自然中沐浴;折几支柳枝,梳理发髻,让头脑亲近绿色生命。
  糙米稀饭,半碟野菜,早饭完毕,躬耕薄田。或播种,或间苗,或至半晌随地就坐仰望高山,赏山水如画,或采花弄柳追蜂捕蝶,思诗情画意。日照当空,采几簇野菜,扛锄而归,从梁上取下腌制的野兔或野鸭美味,烧柴炒菜,炊烟袅袅,香味飘飘,野菜配野味,从葫芦中倒出叫不上名的野酒。洪谷子把酒临风,对酒当歌:叹林虑多胜景,幽幽洪谷美如画,奈何荆浩画不尽……一时间,洪谷之中大风起兮云飞扬,醉了,醉了,醉了,美了,美了,美了……洪谷子与自然美景融为一体,高山流水,顽石松林,飞鸟野花,皆入画意。大师就是大师,拿起如椽画笔, “大山大水,开图千里”,蘸水泼墨,山水成画,峰、顶、峦、岭、岫、崖、岩、谷、峪、溪、涧,如真如幻,危峰突兀,重岩叠嶂,林泉掩映,气势浩大。“山水之象,气势相生”, 莫非不朽的传世名画《匡庐图》就此诞生?画完最后一笔,大师又睡去了,带着沉醉,对自己作品的沉醉又睡了。
  暮色降临,山林更为寂静,静得深怕打扰了大师的美梦。不知过了多少时分,也不知是山泉的呜咽声还是洪谷中的呼呼风声把大师叫醒了。掌一盏油灯,喝一碗泉水,大师又要动笔了,不是画画,那是如画的山水才能触发的灵感,晚上是看不清山水的。不是画画,那是野味与酒葫芦浸泡出来的佳酿,无酒不成画。大师要为后人留下山水画理论,在荒郊野外,僻静山野,简陋茅屋,在清风明月相伴的一盏枯灯下,大师写下了影响后世的山水画理论《笔法记》,提出了气、韵、思、景、笔、墨绘景“六要”。
  或偶有朋来访,也许是邺都青莲寺的住持大愚和尚吧,乱世中少有的知音,大师是轻易不会客的。宾主坐溪边青石两侧,对弈数局,酣战不休,弈毕则高谈阔论,击节放歌,一唱一和,吟诗作画是必有的总结,诗为画吟,画为诗作。或邀客小住几日,共赏山水,再吟诗再作画,尽兴而别。
  流水千年,花开花落,那条小径可是大师送客之路?那块青石可是挚友对弈棋盘?那汪潭水可是大师轻吻的清水?洪谷山犹在,青松翠柏依存,洪谷子一代大师如诗如画的山林田园还在青山绿水之间。洪谷遗风已沿百里太行,贯山而出,滋养神州沃土。

 

上一篇:桃花园里可架桥
下一篇:诗意栖息万泉湖

 

林州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32345号-1

豫公网安备 41058102000131号

地址:林州市林虑大道西段  电话:0372-6127099